【神学校】《Secret》(加百列,加比,麦克尔相关)

加百列再次低头检查了一下纸袋中的食物,蔬菜有生菜、西芹、卷心菜、胡萝卜,肉类有牛肉和鸡肉,水果有苹果、甜橙、梨子之类的。面包和奶酪也不缺,自己还特地多买了条鱼。无论是蛋白质、糖类还是维生素都绝对充足。简直是营养均衡又丰富,用作医院病号餐都不会有问题的搭配。

凡事都坚持做到最好的加百列,即使是去看望兄弟,所带的东西也要力求完美。何况,对方看起来也实在不像能照顾好自己的样子。

漫步走在小镇的街道上,这里是位于大伦敦附近的安静小镇。石质的街道带着颇为古典质朴的气息。从圣约翰神学校休学后的一年时间,他们就是居住在这里吗?

“哟,是加百列吧?”从街角走过的时候,附近报摊的老板打招呼道:“最近,麦克尔还好吗?”

加百列停下脚步,点点头道:“承蒙您关心了,他的状况还可以。”

最初的时候,中年人还会把他认成麦克尔。刚到小镇时,被对方一脸激动地喊着“原来你没事了!”的情景还记忆犹新。如果不是凭本能躲了过去的话,大概会得到一个大大的熊抱吧。

抱歉地向对方解释了自己并非麦克尔后,对方看起来很失望的样子。一边叹气,一边说道。

“麦克尔真是个可怜的孩子啊。”

回荡在记忆中的话和现在耳边的声音重合起来。又听到了这句话,加百列只能稍稍安慰对方道:“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您也不必太过挂心。”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自己是第几次吐露这句话了呢?几个月前的自己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想到现在的状况的吧。

临出国时的记忆浮上脑海。被父母一脸慎重地叫了过去,然后说出的是自己意想不到的事情。

“其实我们并不是你的亲生父母。”

“你的家人就在英国。没想到你最终会回到那里,被英国的大学录取大概是上帝的安排吧。”

“不出意外的话,你应该还有一个双胞胎哥哥。这次回去的话,有机会你就去看看他们吧。”

在加百列一帆风顺的人生中,这大概是为数不多的波澜。然而,来到根据父母给出的地址,加百列看到的却是一片荒芜焦黑的断壁残垣。

牧师丹尼尔·列维一家在平安夜的大火中丧生,幸存的儿子从圣约翰神学校休学后也去向不明。

就在自己以为见到兄弟的机会微乎其微的时候,两个月前的报纸却打破了这样的局面。望着版面上刊登的和自己一模一样的照片,加百列震惊地打翻了手边的咖啡,这在他的人生可说是绝无仅有的事情。接下来的发展就是他尽快赶到了报纸中说明的地点,只是当他赶到时……

已经到达了目的地,加百列停下了回想。走到深棕色的门前,他敲了两下门,然后扭开把手。不出所料地,大门并未上锁。

“果然又是这样。”叹口气,加百列走入大门,通过玄关,来到客厅。

金发的少年正站在客厅的窗户旁呆呆望着天空。

“加比。”加百列打断他的出神,“我不是说过大门一定要关好吗?”

“啊,加百列你来了。”少年回过头看向他,随即笑了起来:“因为今天加百列会过来,不是吗?平常我都是好好锁着的。”

“说谎。”加百列毫不留情道:“刚刚我走进来,你都没察觉到不是吗?今后听到敲门声再去开门。毕竟发生了……”他硬生生截断了话头,走进厨房。打开冰箱,开始将东西一一放入其中。

“发生了什么?”加比从厨房外探入脑袋,好奇问道。

“没什么。”加百列将冰箱里东西一一摆放好,“加比你又剩下胡萝卜了啊。”

“因为那个味道实在不怎么好,”加比孩子气地皱起来了脸:“加百列你难道不会有不想吃的食物吗?”

“当然有,”把东西全都放好,留下了接下来会用到的,加百列关上了冰箱。“但是就算再怎么不想吃也要好好吃下去,挑食只会造成营养失衡。”他转过身,看着门口的少年:“你的身体本来就不怎么好,万一倒下去的话要怎么办?”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加比一边举手投降道,一边走进了厨房。看了一眼袋子里的食物,他惊讶道:“有鱼吗?我可完全不会做!”

“当然不会让你做,”加百列卷起了袖子,把鱼放到砧板上。“今天就由我来下厨好了。”

“切,反正我做的从来都很难吃。”加比这么说完就老实靠在料理台边,看着认真处理食材的加百列。

金发青年的身材挺拔,白色衬衫的袖口微微卷起,露出干净而有力的手臂。就算做的是切菜这样的日常家务,神情也专注无比。

加比不禁感叹道:“总觉得加百列很有大厨的风范啊。”

“这样的事也不算什么吧,”加百列把切好的鱼放到盘中,开始准备蔬菜。“对了,加比,帮我烧一锅水。”

“好。”少年答应道,拿了煮锅去接水。

而另一边,虽然看上去很认真,但切着菜的加百列其实微微有点走神。

是什么时候开始习惯用加比这个名字称呼对方的呢?

明明刚开始为该怎么称呼和自己同名的少年很是头疼过。但是不知不觉就用这样的方式称呼对方了。

那个晚上,从报纸上得到消息的自己赶到小镇上时,很容易就找到了两兄弟的住所。当时事件刚刚发生不久,这间屋子还处在警方戒严的状态。向附近的人询问后,加百列赶到了医院。

推开病院的门,坐在床边的少年抬眼向自己望来。如阳光般灿烂的金发,琥珀色明亮的眼睛,和自己一模一样的相貌。加百列差点直接脱口而出麦克尔。但仅仅一刹那的惊讶过去,加百列还是发现了眼前的少年和报纸上照片的不同。

刘海的方向相反,眼前的少年与其说是麦克尔,不如说更像……自己?

随着一步步走近病床,加百列终于发现了躺在病床上的少年才是麦克尔。真是完全出乎意料的发展,加百列抬头,在床边的少年眼中看到和自己一样的疑惑。

“你好,我是加百列·柯蒂斯。请问,你是?”

静静直视着他的眼睛,少年答道:“加百列·列维。”

那是出乎他意料的平静而沉稳的双眼,即使在和加比渐渐熟悉的如今,加百列也时常会怀疑自己那天看到的眼睛是不是真的属于加比。

双胞胎兄弟突然有了两个。加百列也有过父母那边难道是记错了的疑问。但想到父母对自己另一位兄弟的名字也不清楚的情况,或许是有什么误会吧。何况,眼前的两位少年和自己一模一样的相貌都无法错认。

看到报纸的时候,加百列一眼就认出了自己的孪生兄弟。然而喜悦很快就被报纸上的内容所熄灭。

埃文郡今日发生了一起入室抢劫案,凶手被该户居民发现后,刺中对方一刀后逃离。目前,被害人正在本镇医院进行抢救,情况不容乐观。

之后,加百列在医院向医生详细询问了麦克尔的情况。据对方描述,麦克尔被刺中的位置在左胸口,伤口深度长达4英寸,在心脏上划开了1英寸左右的创口。虽然经过抢救,生命暂时没有危险。但伤者失血过多,心脏一度停跳,因此陷入了昏迷状态,还没有清醒的迹象。

听到这样的消息时,就算是素未谋面的兄弟,加百列却感受到了胸中仿佛被某种利器刺入而造成的疼痛。

“这样下去恐怕就是植物人状态。”向加百列解释的医生遗憾地表示道。“他昏迷的时间过长。脑部可能已经因为失血引起的缺氧状态造成了不可逆损伤。”

“难道就没什么可以做的了吗?”加百列追问道。

医生摇摇头:“虽然很遗憾,但这种状况我们能做到的也很有限了。只能寄希望于他哪天能够凭借自己的意志清醒过来了。”医生摸摸下巴道:“其实以他的情况来看,被送到医院的很及时,抢救过程虽然危险但还算顺利。也许是因为心理因素无法苏醒也不一定,我听说他的家人在去年……抱歉,这只是我的猜测而已。”

向医生道了谢,加百列返回了麦克尔病房。毕竟还是有希望的,加百列看着静静沉睡的少年想到。

而具体的案件情况,从加百列作为伤者家属从警方那里询问到的信息来看。案件发生在深夜时分,小偷潜入了列维家,在翻动东西的过程中惊动了屋中的麦克尔。在他出来查看的时候,和小偷正面相遇。窃贼在惊慌失措之下对麦克尔刺出一刀后逃跑。现场来看,盗贼十分谨慎,全程带有手套,因此现场未能发现陌生人指纹。而犯人在走前又带走了凶器。因此案件侦破难度非常大。

而以上这些也仅仅是根据犯罪现场调查来的初步推测而已。

“加百列,水快煮开了。”加比在另一边喊道,打断了加百列的思考。

“我知道了。”加百列走到灶台前,把案板上的材料一口气倒入锅中。各色材料一时浮动在锅中,随着沸腾的开水起起浮浮。

加比站在锅边充满期待地看着锅里的食物:“看起来好像很好吃的样子,真希望快点煮好啊。”

“稍微站开一点啊,加比。小心被开水溅到。”加百列一边说道,一边走上前拉住加比的手臂,想将他带离锅台前。

握在手掌中的手臂有着仿佛冰块一样的温度。加百列愣怔了一下,少年已经从他手中抽出了手臂。

“加比,”加百列有些担忧地看向他:“你的手怎么冷成这样?”

少年笑了一下,不在乎道:“大概是因为今天的天气有点冷吧。”

“就算这样也太凉了,”加百列说道:“你再去卧室多拿件大衣穿上吧。”他转过身,搅动了一下汤锅:“饭好了,我会喊你的。”

“嗯,那就拜托你了。”加比答应着,离开了厨房。

而此刻背对着他,往锅里丢入调料的加百列正若有所思。

和那天的情况一样。互通了姓名后,加百列向对方友好地伸出了手,但两人双手相握时,加百列却有握到了冰块的错觉。

那是加百列第一次察觉到,隐藏在对方平静的眼眸下的巨大悲伤,从两人仅仅相握一瞬间的手上传递了过来。

加百列有询问过加比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当时两兄弟都在卧室,麦克尔因为听到响动而起身时,加比还处在迷迷糊糊的睡梦状态。等加比听到客厅传来的巨大碎裂声时,赶到客厅只看到了躺在血泊中的麦克尔和散落一地的花瓶碎片。这之后,附近的邻居也被巨大的响动惊醒赶来,大家合力把麦克尔尽快送往了医院。

但也因为这样的原因,没有任何人能目击到凶手的真面目。

总之,因为各种因素,现在为数不多的线索只有:根据伤口大小来看,凶器应为长度在4英寸左右,宽度为1.5英寸,厚度在大约5毫米的匕首。此外,麦克尔被刺中的地方在左心室——连接着血压很高的主动脉,因此犯人的衣服上应有喷溅型血迹。警方根据这两点向附近居民采集了证言,但因为发生时间在深夜的关系,没能找到目击者。

案情因此陷入了窘境。

加百列关掉了火,将汤锅端下。回头朝厨房外喊道:“加比,已经好了。”

两人摆放好了餐具后一起坐下,做了饭前祷告。

“我们在天上的父啊,感谢你赐给我们今日的饮食……”

“……以上祷告是奉主的名求,阿门。”

祷告刚刚结束,加比就迫不及待将叉子伸向了鱼块。一边叫着“好烫”,一边心满意足地把鱼块放入口中。

坐在他对面的加百列不禁笑了起来:“加比也太心急了。真不明白你是怎么忍过祷告词的。”

“啊,那个啊。”加比稍微停下了动作,笑了起来:“因为以前一直在和麦克尔一起祷告啊,所以习惯了吧。”

少年说起麦克尔的时候,眼中的神色是罕见的温柔。

加百列愣了一下,然后把话题转到了别的方向。

那个事件之后,麦克尔直到现在也未能清醒。加百列所能做的,便只有像现在这样怀抱着希望等待下去,并且时不时地来看望一下加比,确定对方一切还好。

用餐完毕,把餐具整理好。

加百列和加比穿上外套一起出门。路过花店的时候,加比选择的是金色的花朵和满天星。

推开病房的门。下午的阳光从窗台洒下,室内一片明亮。

在温暖的阳光中,麦克尔静静躺在病床上。灿烂的金发柔柔搭在额头上,长长的睫毛覆盖在紧闭的眼睑上。他的呼吸声安静而平稳,看上去只是普通的陷入了安宁的熟睡中。

只是他的脸色依旧有些苍白,加百列忍不住走到他身边,握了握他放在身侧的手掌。

正常的体温让加百列稍微放下心来。

加比将花束放入床边的花瓶中,换下了上次插入的渐渐有些干枯的花朵。然后,走到床边,一言不发地,只是静静注视着躺在床上的哥哥。

他的眼神温和而平静,但同时也带着深切的温柔与悲伤。

又是那样的眼神,加百列心情复杂地想到。对于加比和麦克尔来说,失去所有家人一定是无比悲伤的心情吧。虽然没有一起生活过令加百列品尝不到和他们同样的心情,但那到底是怎样痛苦的事情,加百列也能稍微想象到。而现在,连麦克尔也……

已经两个月了。医生的话在耳边回响:“一般的病人的话,如果超过半年还不能恢复意识的话,那么今后再度醒来的机会就微乎其微了。即使醒过来也会落下巨大的后遗症。”

还有四个月。但加百列却明白,无论四个月也好,四年也好,不管多久,加比都一定会这样等待下去吧。

静静在房间里伫立了一会儿,加百列对加比说道:“那么,今天我就先回去了。”

“嗯。”加比低声回答道。

和往常一样,加百列知道,少年还会在这里停留很长时间。

“那再见了。”加百列道完别,走出病房。

出门的时候和两位护士擦肩而过,加百列听到她们压低声音的谈话。

“那个孩子总会在那里站上很久呢。”

“是啊,有点让人不忍心啊。”

加百列停了停脚步,回过头去,透过门上的玻璃窗看到,少年正慢慢俯下身去握住哥哥放在床边的手。

加百列听到从自己心底传来的叹息,他不再停留,转身走向了医院大门。

而在他看不到的身后,少年坐到了床边,握住哥哥的手掌拉近自己的唇边,然后在有些苍白的指尖轻轻落下了一吻。

无比虔诚而温柔的一吻。

“麦克尔,”他的声音像是夜晚随风飘落的花瓣。

“快点从梦中醒来吧。”他轻轻说道。

 

加百列从医院出来,向小屋走去。他还有些东西放在那里需要返回取一趟。用钥匙打开大门,走进室内。加百列环视了一眼有些空空荡荡的室内。

不可得不说,即使现在看来,室内的设施也少得可怜。简直不像是这里之前住了两兄弟的样子。

加百列拿到之前临时放在这里的东西。正准备离开之时,却忽然想起什么。他从口袋中取出盒子。那是一盒附带使用说明的药盒。

事实上,加比的身体不太好。加百列之前就有拉他在医院做过检查。但医生也说不清楚原因,最后只能解释为营养不良而开了一些营养补充剂。这次是估计着之前的补充剂大概快吃完了。所以又带来了一些。把药片放在桌上,加百列正准备转身离开。却有点不放心回过身来。

加比好像最讨厌苦的东西了?上次的份也不知道有没有在按时吃。加百列倒是知道加比平时放药的地方。反正还有点时间,加百列决定稍微查看一下。

走进卧室。药片就放在右手边第一个抽屉里。

拉开后却空无一物。

加比那家伙难道全都扔了!加百列有些生气地想到。又拉开第二个抽屉,嗯,全是杂物。猛地用力拉开第三个抽屉时,意外地把抽屉直接整个抽了出来。

原本放好的衣物顿时散落开来。

糟糕。加百列无奈地一边把东西收拾好,一边想自己会不会是有点小题大作了呢。

终于整理完毕把抽屉塞回去的时候却意外碰到了一点阻力。

后面有什么卡到了吗?加百列想着,向抽屉被抽调的柜子深处伸出了手。

手中是轻软的布料,好像的确有什么东西。用了点力气,加百列将那样东西一口气拽了出来。

金属落在地板上的声音回荡在寂静的室内。

那是世界上一切都仿佛离自己远去的一瞬间。

 

“那个孩子总会在那里站上很久呢。”

加百列觉得所有声音都未能传进自己耳中。

“也许是因为心理因素而无法苏醒也不一定。”

无数纷杂的东西开始出现在脑海里。

“犯罪现场未能采集到任何陌生人的指纹。”

刑警刻板而冰冷的声音回荡在耳边。

“凶器应为长4英寸,宽1.5英寸,厚度5毫米的匕首。”

地板上静静躺卧的小刀反射出凄冷的寒光。

“被刺的地方在血压很高的左心室,因此犯人的衣服上应有喷溅型血迹。”

散落的白色睡袍上绽开的暗红色痕迹如同过于巨大而触目惊心的花朵。

 

“因为以前一直在和麦克尔一起祷告啊,所以习惯了吧。”

少年说话时的眼神无比温柔。

“嗯。”

静静伫立的少年轻轻握住了哥哥的手。

 

长久的静默,加百列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只是扶住柜子原地站立。心中翻涌着船舶失事前夕般的惊涛骇浪,然而身体却做不出什么反应。

锁舌转动的响声。伴随着门轴转动的声响。

加百列知道,再过不久,门口的少年会踩着此刻正映照在地板上的橘色晚霞走进屋内。

只是,回来的人,究竟是谁呢?

 

END——恶魔的预言


评论 ( 4 )
热度 ( 8 )

© 明天不忘记 | Powered by LOFTER